落灯花

你的沙雕网友

[兰崔]L'immoraliste

兰崔
*私设如山
*ooc属于我
*语言水平为负

一辆小破车

@三千院 景羽 的生贺,生日快乐。

-神父与罪人。

“神父,请听我告解。”

“我犯下了罪,我爱上了一名男性。”
“我爱着我的好友,但他已有子嗣。”
“我无法停止对他的爱。”
兰斯洛特抽回手,打开了忏悔室的门。

崔斯坦坐在格外嘈杂的酒馆里,古典乐浑厚的美声被弱化到可以忽略不计。这里多的是结伴买醉的年轻人,独自一人的他则显得格格不入。
崔斯坦今夜第八次拒绝了前来搭讪的姑娘,精心打扮的小姐难掩失望之色,他不由得对这一点感到悲伤,在解释等待同伴的理由同时附上一个抱歉的微笑。
其实他并没有要等待的同伴,同事告诉他这样说省时省力。为了避免更多麻烦,他决定在这里坐到整点就回租住的公寓。
他每隔五分钟就看一次手表,重复了十几遍后不想再重复,最后只得百无聊赖地倚着吧台发呆。思维天马行空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,他回头,看到一位容貌俊朗的男子,端着高脚杯站在他身后,似乎有些束手无策。
“能请你赏脸喝酒杯吗?”
神使鬼差地,崔斯坦答应了这一请求。

兰斯洛特不知为何,自己在没能看清长相的时候,仅凭惊鸿一瞥就唤起巨大的熟悉感,这促使他从同行者中找借口离开,来不及放下酒杯就向那人走去。他远远地见那人接连拒绝了两个姑娘,不由得评价起了自己。发型、衣着正常,脸上没有沾脏东西,兰斯洛特松了一口气。
直到崔斯坦转头,颇为诧异地盯着他手中的酒杯,他才意识到,自己竟愚蠢到忘了这一点。

崔斯坦看出男人的窘迫,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酒杯仰头喝干。随后崔斯坦给两人一起点了适合谈话的鸡尾酒,并询问了男人的姓名。
“兰斯洛特…我叫兰斯洛特。”
“是个好名字,要握个手吗?”崔斯坦盯着兰斯洛特逐渐发红的耳尖低笑出声,随后清咳一声打断笑意。“抱歉,开个玩笑。我是崔斯坦,很高兴认识你,兰斯洛特。”
兰斯洛特将这个词组拆碎了组合无数遍,最终揉烂在舌尖,也没能发出一个音节。

(评论区走外链)

崔斯坦明显清醒了,酒醒后的他陷入长时间的沉默。片段的记忆和淫靡的场景无一不表明刚才发生的事,他懊恼着醉酒的他竟屈服于欲望。

-I'm a Sinner.

他向兰斯洛特隐瞒了他教徒的身份。

-主啊,我爱上了男子,便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。
崔斯坦拒绝了兰斯洛特再次往来的请求。他换了手机号与住处,任凭兰斯洛特如何寻找,都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讯。

一周后崔斯坦出现在教堂,他抚摸着胸口的疤痕,跪在小小的忏悔室里细数自己的罪行。他虔诚而疯狂地亲吻着神父的手背,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。
“神父,请听我告解。我犯下了罪,我爱上了一名男性。
“我试图封闭自己的内心,才发现根本停止不了对他的渴求。
“我是负背着耻辱十字架的罪人了。
“我不奢求主的原谅,只求您能理解我,神父啊。”
受理忏悔的神父抽回手臂。紧接着忏悔室的门被打开,披着神袍的兰斯洛特站在了崔斯坦的面前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

End.

浅谈对文豪野犬新PV的看法

关于太宰治这一角色。

首先,身为一个cp党,这一把刀真是没缓过来。
大概这个新年都不能好好过了。

想说的是关于太宰吃药的一幕。
“你说的很对,救人的一方确实很好,前提是能够活下来。”

黑时代的太宰治令人心疼。“在暴力中观察众生百态、寻找活着的意义”这样的事是做不到的,因为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。所以他热衷于自杀,我认为这个时期的他是真正想去寻求死亡。至于屡次失败的原因,是突然厌倦了,抑或想起自己还有着“友人”,此处我尚未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然而三位曾经的友人,一人死亡,活下来的两人永远不会原谅彼此。

抛去cp滤镜不谈,织田作是太宰最重要的友人。
太宰在织田临死时,问出了“织田作,我该怎么办?”这样的话,这是他第一次将迷茫表达出来,尽管他一直迷茫。而织田的答案是“去成为救人的一方。”
在这里可以说织田给太宰指了一条极为正确的路,太宰终于找到了活着的意义,织田是太宰的救赎。

再次提出这句话“你说的很对,救人的一方确实很好,前提是能够活下来。”
由此可见,太宰治这位“自杀爱好者”,才是整部《文豪野犬》里最想活着的人。
只有他明白死亡的可怕。

如此渴望着活下来的一个人,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、才能下定死的决心呢?我不敢细想。
从PV里可以看到,新的故事是由“数名异能者自杀”这一事件展开的。不排除太宰以自身引出凶手的可能性,但众所周知,他的异能力“人间失格”是“使异能无效化”。所以在这起由异能者引起的事件里,太宰是决不可能被肇事者的异能力所影响而选择自杀的。

我依旧无法想象,太宰治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、下定了多大的决心,才会选择在那样时间和地点自杀呢?

语言陋劣,难以表达我对太宰的心疼。
以上。